1523015536546.jpg
這個月忙著公事、鈞鈞自學申請、碩士班申請,忙著團團轉
上上個月29日寫了一篇文章,不過被鈞爸抓包念了一頓,結果不敢在Facebook回應
但還是把這貼文張貼到這裡給媽媽們共享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 

晚上,照舊是面對鈞背國字用拖拖拉拉的態度背、不斷壓抑自己的怒火幫鈞複習英文。
中間我去上個廁所,鈞說他背好了,我說:請爸爸幫你考(就是念國字讓鈞寫),爸爸只說了:我眼睛不好,等媽媽上完廁所再幫你考。

不用說,我怒火中燒,念了鈞爸二句後,出廁所幫鈞考試。
這三年來,鈞只要行為稍出問題,四周的人就會將問題歸咎成《因為我讓鈞自學》。
如果是年輕時的我,也許會譏笑現在的我,是我寵壞老公,不讓他分擔孩子的事情;但是現在的我很清楚,這個爸爸從來也沒有進入狀況,無論我怎麼努力解釋鈞的學習狀況、行為或學習的障礙、進步的情形給他聽,這男人始終不上心,因為孩子的行為學習不是他感興趣的事情。


我宛如帶著二個孩子,當我認真工作或處理孩子的事情時,爸爸不高興我忽略他;當我處理爸爸時,孩子又覺得媽媽被爸爸搶走。
有時會戲謔自己:二個男人在搶我一個女人。
於是工作、孩子、丈夫等眾多壓力在啃食我的心靈,我被逼到一個隨時會墜落的懸崖。
 

🌟最近日本發生一個母親摔死孩子的案件
https://www.nownews.com/news/20190320/3280680/

其實我深刻能體會,因為鈞正是全靠自己一點一滴無後援的狀況帶大的,剛生鈞時,每天都讓我很想帶著鈞跳樓,直到現在,雖然鈞可自理、也有Summer老師的呵護,但是鈞學習和行為問題依舊讓我煩心不已。


鈞睡覺後,我仔細研讀Summer老師寫的作業,其中有一段討論[媽媽的角色]-節錄

🌺『讓我想到就讀教育大學時,有一門課是「親職教育」,就是有關於家長教育孩子,父母都是孩子的家長,但社會對於「親職」的規範似乎不用明說,就這樣都放在母親身上,變成了「母職」。到了教學現場,跟我聯繫討論孩子狀況的,也幾乎都是學生媽媽,全班33個孩子,是爸爸和我聯繫討論的只有一兩個,究竟爸爸是真的都很忙嗎?還是社會都覺得媽媽”應該”要管好孩子的大小事,連媽媽們自己都受到這樣社會規範的潛移默化影響,把教養小孩的責任牢牢揹著,傳統母親的角色觀念是社會、文化、歷史所建構的意識型態。

「在今天扮演一個母親的角色是相當磨人的。整個社會與做父親的都把撫養小孩的責任完全推到母親身上,女人常常為了照顧幼兒而辭掉工作,小孩子出疹子時也是由母親留在家裡照顧。同時,將來孩子若是沒有出息,還是會怪做母親的。」 西蒙波娃(Simone de Beauvior),1976』🌺


讀到這段讓我很難過,事實也是這樣,曾經有應徵者告訴我:我先生要加班,所以我絕對不可以加班,因為我要負責接送孩子。

於是女性在職場上有個非常低的玻璃天花板,甘於低薪和零成就,只要能接送照顧孩子就好,這是社會賦予他的責任。

但是母親將來也會變成女性的加害者(婆婆),事實上建立傳統母親的角色觀念者往往也是女性。

從另一個面向觀察,媽媽在育兒過程中,也給自己很多壓力,甚至在壓力中尋求信仰。
信仰不一定是指要相信甚麼教,而是指相信甚麼?
有人相信愛、有人相信惡......
宗教學理論是這樣:人需要信仰。
為了抓住浮板,常不管網路上的育兒方式是否適合自己,就一昧相信、執行。
艱苦的去執行後,就會出現[有志一同]和[自我辯護],陷入一個宗教信仰極其堅定的狀況,就算有問題也會極力辯護,不要去笑相信seafood的人,搞不好你也是這樣。


🌟人民聖殿自殺事件
https://www.thenewslens.com/article/55460


當年對的事、也許今天就是錯
當年台灣極其瘋狂支持選陳水扁,我還被媽媽壓著要投票,母親告訴我:這是她對我的請求.........大家歌詠台灣終於要政黨輪替變天。時隔多年的今天,多數人對陳水扁比較多的想法應該是:請問七億去哪裡??

網路幾年前出現天氣媽的文章:吃粥會胃脹氣、胃食道逆流。我笑笑面對,因為寶寶粥又不是水很多的廣東粥。
當初非常多瘋狂跟隨者,連我同事都說:她朋友非常相信,告訴他一定也要照做。
把食物泥走到一個極其瘋狂極致的階段。

我不反對食物泥,只是覺得要營養均衡、各類食物都要攝取、按照孩子的發育循序漸進去改變孩子的食物型態。

前幾天關於吃食物泥的負面新聞出現,現在又極其流行BLW,甚至有媽媽每天PO美美的食物照,揪團去消防局學嬰兒CPR。

我不反對BLW,甚至覺得厭食時,BLW可以幫助孩子改變感覺。
我是中庸派,覺得還是要剛剛好,以孩子能順利進食吃飽食物型態為主,凡事有優點必然也有缺點,不能忽視BLW所帶來的風險。

育兒沒有對錯,只有適合和不適合,每個從各方面去聽取來的育兒方法,你絕對不可以照單全收,而要思考、嘗試,只擷取適合自己的方法,用孩子的體重、身體健康狀況去判斷,做錯也沒關係,改正就好。

沒有甚麼派,母職已經夠沉重,不需要再往外找到更重的壓力壓在自己身上。

文章標籤

鈞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