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23015536546.jpg
鈞是個活潑外向、愛說話,跟誰都能談話,最近超愛跟年輕姐姐講自以爲是的冷笑話。
比方說:你知道為什麼叫三寶嗎?因為他出門吃了三個漢堡。
媽媽在旁邊聽到,頭上瞬間飛過烏鴉.......
 
走在路上,鈞都會跟他不知何時認識的人打招呼,任何人,鈞看一次就記住;走在他旁邊的媽媽,只能恬靜又溫和的微笑點頭,但是媽媽心裡充滿問號?不知道這個人是誰?也許是下意識,我很不容易認人的臉孔,哪怕見過好多次,還是記不住那個人是誰?
 
乍看之下,我跟鈞是冏然不同性格的人。
鈞曾經對我說:媽媽都很正經又害羞,不容易笑。
錯!面對鈞,我宛如看到小時候的自己。
小時候,我的個性跟鈞一樣,但是為何今日的我跟昔日完全判若二人?
 
 
 
這個月,感謝雪媽、早產兒基金會、三民書局、國圖和出版社讓我有機會演講,跑遍台北台中和南投,差點就去澎湖,是很神奇的一個月。
自從出書後,偶有機會上電台和演講,心裡卻是很害怕、緊張、壓力很大、甚至想逃避;自然最後還是逼迫自己要去克服,也許說的不好,但是確實有克服緊張的趨勢。
可是很奇怪,小的時侯,我明明就是很愛說話的小孩,永遠搶著要台上演講、大人說話時,很愛插話展示存在感,學校演講比賽也拿名次。小時候還反問媽媽:妳為什麼要那麼害羞,不愛說話。
隨著年紀慢慢長大,在教育體制內,說話反而成為我最大挫折,印象最深刻是,下課鐘聲響了,我還是一直舉手問老師問題,被全班排擠後才知道,大家都惱怒我無法讓全班下課,老師也不會告訴我該怎麼辦?
 
小時候念書很專心,卻常丟三落四,必須跟同學借鉛筆擦布,最後借到同學發火。
在傳統教育體制中,我發現我不知道該怎麼說話,在避免犯錯下,不如不說話,也落入老師問:有沒有問題時,不會舉手的那一群人中;在讀書過程中,我學習到"要跟別人一樣"、"擔心別人的臉色"。
當然每個人的家庭環境不同,與同儕相處所汲取的經驗也不同,才會形塑出不同個性的個體,我的經驗不代表全部。

在避免犯錯遭受到被排擠的心情下,同時間也無法得知該如何說話、如何做,唯一學習到就是"安靜"、"避免說話"。
在那個時代下,念好書成為被稱讚唯一方法,那個年紀的我認為,反正念好書就會被稱讚,完全忽略人際關係。
現代的實務經驗,成績好的亞斯孩子,也很容易被父母忽略需要職能和輔導,然後在往後的人際關係卻會屢遭極大挫折。
235215.jpg
這裡分成二部分來想:
一、害怕犯錯的心態

在職場上,常會遇到發生錯誤時,立刻就撇清關係,表示不是自己做的,甚至檢討他人;最近鈞也有這狀況發生,舉例來說:鈞曾經上床不睡覺,東摸西摸(貪玩),當我問他為何不睡,他立刻給了一個理由:我在等媽媽睡覺啊!
 
平日我不準鈞單獨玩PS4,只有廠長上線時,才能跟阿伯組隊玩,某日鈞跟阿伯在線上組隊玩坦克世界,沒多久,鈞就衝進我房間說:我不要跟阿伯玩,跟他玩都吵架,可不可以我單獨自己玩?
我立刻拒絕,告訴鈞:阿伯是長輩,一定是有原因才罵你,你先弄清楚原因。
鈞說:他叫我往前,可是我只想站在這裏打。
隔天剛好有空問阿伯:
鈞在線上不懂得團隊合作,通常會自己亂玩,甚至惡搞到別人生氣。
舉例:
1.故意頂在別人戰車後面,讓別人無法後退閃避
2.已經開戰了,他還是繼續在看別人的戰車,都沒有動作
3.阿伯的戰車開伪裝網,防自走砲(可以直接地圖瞄準戰車的一種),鈞故意靠在他車邊,等自走砲打到阿伯,還哈哈大笑。
以下羅列N條狀況,阿伯基於長輩,會一直循循教誨或直接糾正,可是他發現鈞偶爾會願意團隊合作(表示他做得到),但是多數狀況都是衝動勝於被指揮,而同一個狀況阿伯都會再次教他一次
只是很快又會開始胡搞瞎搞,鈞自以為是的幽默,最後當然被罵。
鈞直接把整個狀況推託成"我跟阿伯一起玩會起衝突",並嘗試說服我:自己一個人玩PS4。

怕犯錯是因為害怕背後的懲罰、責罵、想達到某種目的,進而去推卸責任、甚至說謊。
所以跟公司同仁的狀況一樣,教導的態度都是"犯錯時,不是追究犯錯的責任,而且探討下一次該怎麼做才不會犯相同錯誤,並修正要做的方式。"

選擇自學最重要的原因就是,當鈞做錯時,可以即時教導、並教會鈞要想辦法。

二、如何與人交往和說話
很多人都誤以為自學就是悶在家,不跟人相處,事實上鈞的生活盡可能安排跟各式各樣的人交往相處,當動物志工、這個暑假甚至到大陸參加夏令營等等.....
念書雖然可以增加他選擇想要得工作機會,與人相處卻更重要,明白人的險惡、與人建立關係,才是一生至寶。
鈞爸有位朋友,父親是交游廣闊、至交好友不少,當時朋友的父母在高速公路遭厄運時,雖然朋友當時未成年,卻在往後的人生中均受到父親朋友的幫助。
前陣子看了胡雪巖的資料,很喜歡在維基百科內的這段話:
 
  • 高陽《紅頂商人》評胡雪巖︰「其實胡雪巖的手腕也很簡單,胡雪巖會說話,更會聽話,不管那人是如何言語無味,他能一本正經,兩眼注視,彷彿聽得極感興味似的。同時,他也真的是在聽,緊要關頭補充一、兩語,引申一、兩義,使得滔滔不絕者,有莫逆於心之快,自然覺得投機而成至交」。

我活至今日,也還在學習,不斷增進自己的能力,也帶著鈞去了解,把自己當成鈞的鏡子
像是前段時間,我們不斷重複教鈞:「不要搞不懂大人在說甚麼話就亂插話」,「先認真聽人說話,再回話」、「避免滔滔不絕說自己有興趣話題,可以說自己知道的事情,但是如果發現對方沒興趣就要停或換話題」、「要說自己懂的事情、不要把自己不懂的事情當成自己懂,然後亂說一通」。


小窗媽曾經問我:今天教過孩子、孩子明日又再犯怎麼辦??
我非常理解這中間的痛苦~
很遺憾,教養不是泡泡麵,我永遠都抱著國父的精神,相信用規律、有原則的方法,不斷重複,永遠把這次當成第101次,也相信第101次就會成功。
 

227586.jpg

 

鈞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